基础教学部
你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基础教学部 > 新闻动态 > 借别人的眼睛去“看见”世界

借别人的眼睛去“看见”世界

 

 

——《看见》读书笔记 

 

会读柴静这本书,与我刚毕业那一段短短的工作经历有关。当时的工作与记者有些“擦边”,有时也幻想能像闾丘露薇、柴静这些知名记者一样,参与报道重大事件,成为社会记录的参与者。后来由于个人际遇的变迁,终究没能成为记者,却对新闻这个行业有着某些情结。于是,当《看见》这本书出版,当各大读书网站将柴静恬静灵动的封面做成头图争相宣传的时候,我自然而然找到并读了这本书。

《看见》是一本纪实性的书,有人说这是知名记者和主持人柴静讲述央视十年历程的“自传”。其实看了这本书的人会知道,说自传并不贴切,柴静这本书并不是想记录自身,更多的是记录整个社会。可以说,《看见》既是柴静个人的成长告白书,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作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。

  十年前她被选择成为国家电视台新闻主播,却因毫无经验而遭遇挫败,非典时期成为现场记者后,现实生活犬牙交错的切肤之感,让她一点一滴脱离外在与自我的束缚,对生活与人性有了更为宽广与深厚的理解。

这本书中,作者没有刻意选择标志性事件,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,在大量的新闻报道里,作者只选择了留给她强烈生命印象的人,因为工作原因,她恰好与这些人相遇。

读《看见》的时候,第一个直观的印象源于她的文笔。柴静的文字很好。这种好,不在于舞文弄墨,不在于词藻的华丽,而是好在内容。她的文字细密而平实,却也不会显得臃肿或繁琐,而是像纪录片里的长镜头,从从容容地白描。让人能够轻松的跟随着她,一起进入她所关注的事件。如果要用一个具体的方法来形容,就是置身这本书中,当她在采访事件的时候,我仿佛就是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,安静的而又切实的看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书中有许多精彩的情节,这种精彩不仅在于事件本身是真实的,还来源于柴静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的理性思考和评判。

书中谈到山西的煤炭工业的发展,揭露了煤炭经济背后山西所付出的环境代价。当人们谈论着山西煤老板出行如何一掷千金、儿女婚礼何其豪华奢侈时,柴静笔下的故乡山西给人带来的是一种压抑感。有官员讥笑柴静,“你怎么不给山西办点好事儿?”柴静回答,“我办的就是。”

书中对于非典时期的特殊报道,我认为是最出彩的一个部分。其中有个段落提到:“人类与非典最大也最艰苦的一场遭遇战就发生在这里。从四月五号开始,陆续有二百二十二人感染,包括九十三位医护人员,有将近一半的科室被污染。门诊大楼北侧的急诊科是当时疫情最重的地方,天井就在这里。我不明白这家医院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感染,但我知道应该跟上次拍转运的那二十九个人有关系,我得知道这是为什么。没人要我做这个节目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,能不能播。但我不管那么多,心里就剩了一个念头,我必须知道。”这段话虽然只是平实的罗列数据,但却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染力,尤其是最后一句话,这种感染力足够令人落泪。2003年,那场令全国上下谈“肺”色变的疾病,成为了多少人的噩梦。但是就在当时,柴静淡定的穿上了隔离服,迈进了医院隔离病区的大门。所有的一切只为真相,源于对社会真实记录的尊重,源于一个记者的职业责任感。

在《看见》这本书横跨的十年间,非典、汶川地震、两会报道、北京奥运……在每个重大事件现场,几乎都能发现柴静的身影。在书中,她记录下淹没在宏大叙事中的动人细节,为时代留下私人的注脚。一如既往,柴静看见并记录下新闻中给她留下强烈生命印象的个人。“每个人都深嵌在世界之中,没有人可以只是一个旁观者,他人经受的,我必经受。”书中记录下的人与事,是他们的生活,也是你和我的生活。感谢柴静的《看见》,在这本书里,每个人都借用了作者的眼睛,去看见一个更趋于真实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/蔡琪) 

 


最新信息链接